帅到没朋友的S

工画師莲羊:

这幅原作一米五以上,照片只体现出了构图用色而已,只展现了这幅画百分之一的信息。

岩彩材料的复杂性超过大多数画种,所以工艺的成分、仪式感的成分也会大于其他。对美术基本功、美学积累、材料的掌握、资金储备,都有很高的要求,门槛高、上手慢。但是,当你把一堆倔强的石头调教成为自己的思想和画面服务时,那种成就感是难以言喻的~

难得有这么一个画种,必须要看原作才能体现到他的美;
难得有这么一个画种,需要老师手把手教,才能体会到里面无穷的奥义~


作者:多摩美术大学山崎雷蔵

【林秦】谁才是成功的关键要素

真沙雕小段子

中午饭的时候林涛给李大宝发了一条微信,激动的表示有个好消息一定要分享给她,李大宝表示没兴趣,不想听,你走。

不能怪李大宝如此冷漠,实在是昨晚那场大酒真的喝大了。

午饭过后,林涛还是趁秦明不在的空档钻进法医室,靠在桌子上絮絮叨叨半小时,李大宝才听出个所以然。

“所以,你说你跟老秦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林涛点头称是并且回味的摸了一下脸。

李大宝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想象。

“不是,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是谁抱着酒瓶子哭着说看不见希望的,和着我昨天都白安慰了?!”

林涛这才把手放下,“那都是酒后失言,再说生活本来就不可预测啊,当你想放弃的时候,说不定就有重大突破了,关门开窗啊宝哥。”

“所以突破是?”李大宝站起来,用一种我看你能说什么的表情看着他。

林涛兴奋异常,凑近些准备分享他的重大突破。

今天中午林秦二人走访一处位于市郊的建筑工地,由于路程太远,只得就近找个不那么苍蝇的苍蝇馆子对付解决。两人合点了两笼生煎,又分别要了碗面。

“老秦咬生煎~”

林涛语气上扬,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显然是准备卖个关子,但是又等不急开始故事的高潮。

“滋了我一脸。”

林涛目光炯炯,想跟唯一的听众对视并进一步交流感想。可是唯一的听众表情空洞,甚至感觉言语苍白,不足以表达内心感受的万分之一。

“你··· ···”

“我们这是相濡以沫的关系了”

“这··· ···”

“老秦同意明天中午约会吃饭。”

“··· ···”

林涛说此一役是他和秦明关系突飞猛进,最终如愿以偿的关键点,多亏自己在汤汁飞溅之后,巧妙的化解了秦明的尴尬,并成功发出第一次约会的邀约。“这生煎汤多肉嫩,明天咱俩还来吃吧。”

秦明则表示林涛的关键一役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一顿午餐,同意第二天吃生煎也只不过是看到林涛满脸油汤之后,过于尴尬,脑中空白,无法思考,只能点头。

秦明始终认为林涛不是成功的决定因素。

毕竟一个目测胫骨尺寸误差不超过3毫米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离你的距离从35公分变成了55公分。




BGM : The Rescues - Can't Stand The Rain素材:白夜追凶&蓝色爱情虽然剧中只保留关队单一社会属性,但是我坚信他一定谈过恋爱。

九姨太真不愧是九姨太,明信片也不是普通的明信片,面膜是真的面膜,我的梦醒不了了!激动到手抖

【故障】心结


张显宗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一缕游魂,缠在顾玄武身边。
看着顾宣武重新娶妻生子,过自己的日子。
有无心,但是没有岳绮罗。
他知道岳绮罗被封印了,但是不能去救她,因为他只能待在顾玄武身边。
也许是因为自己怨念太重,但是他真的不觉得自己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

顾玄武没有去找无心,这很正常,毕竟对于无心漫长的人生来说,他只是被遗忘的过客。
所以张显宗不能问无心为什么自己魂飞魄散还能留在世间。
顾玄武也没有对人提起过自己,好像对于顾玄武相对无心来说不是很漫长的人生中有自己参与的那二十几年并没有必要被谈起。

在顾玄武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张显宗陪着他把这一生又回忆了一遍,大部分是他知道的,因为那是他陪顾玄武一起经历的后半生。
还有他不知道的和岳绮罗一起经历至死,再到又遇见自己。
张显宗感觉有些什么正在随着顾玄武逐渐微弱的呼吸而变的强烈,他知道自己马上会随着顾玄武的死而消失,但是他现在急需一个答案。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所以说,一念之间。
到底是谁在想谁。

一个作者

看这个作者的麻雀同人,像一个死人看着活人嬉闹,肝儿疼,推!

http://lengnicpzadele.lofter.com/

tag流氓

写京震的就好好去写京震,不要来震京凑热闹了,字里行间全是逆cp,看着就烦人,双标连中立都不能保证就不要打出来。

如果动物不知道自己应该知道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人不知道自己该知道的事情却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那么神知不知道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

青吏 视频来源:灵魂摆渡  Hemlock Grove